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重燃 > 第四十九章 時光如水且向前
    那晚程燃也沒有怎么入睡,躺在床上,就能浮起很多事情。

    他其實很理解姜母對自己的態度,說到底,畢竟有誰又會相信重生這種事情會發生在這個世界上,其實哪怕就算是今天自己的表現,甚至未來就算是知道天行道館屬于自己,以姜母的位置,即便是可以在不知道程燃是創始人的情況下表揚一下傳聞中的少年人建設起一家以桌游咖啡和吧為主T的商業T“天行道館”……

    但也不會真正拿這些當作一回事。

    峨眉山報國寺的那一幕還在程燃腦海縈繞不去,其實從那棟足以將蓉城普通官面上的人物都拒之門外的國賓館內部樓,還有那些足夠資格魚貫而入的,車牌放出去能讓知情人明眼人心生敬畏的豪車或公家車輛,都說明了這背后普通人難以觸及的云山和能量。

    通過謝侯明那邊透露的東西和自己勾連起來的印記,陸家和姜家究竟是什么樣的家庭,其實也已經在程燃面前展開。

    姜紅芍家宴請的客人們很隨和,談吐也親切不凡,但實際上無論是笑著說退休后會去澳大利亞享清福的駱康,還是人脈通達的魏修賢,還是那位在上J課題組得到了國家科研科技進步二類獎的魏圍青父親魏中鴻,放在外面,都是可以調動起很多資源和能量,推動得起很多事業落地,甚至能影響很多人人生境遇的人。

    他們之所以在宴席中顯得是那樣的平凡親近和熱情……是因為那是在姜父姜母的面前。

    若非程燃重生,他和姜紅芍就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軌跡。

    即便是自己重生歸來,如果不是有老姜一騎絕塵的前車之鑒和鼓策,他興許也不會在學習上下大力氣,擁有著重生加持眼界的他知道既然自己不想走學術科研這條路,其實成績不必太過爭先,維持在優秀線,未來足夠進一所好大學就夠了。

    然而姜紅芍卻不然,無論是初中畢業時那全校第一的驚鴻,還是進了十中后就在這所省內第一高中位置上的爭游,她都像是在奔掙著向前行。

    換作從前的程燃或許并不知道這是什么樣的心情。
    但如今的他在經歷過報國寺那一幕,并從后知道陸家和姜家的事情后明白,當你站在一個被眾人推舉,支撐起來的一個的平臺上面之后,你的出發點已經在那樣的高度了,便只能往更高的地方行走。

    眾望所歸的溫情脈脈,背后其實隱藏著世情縫隙中不便細琢的冰冷殘酷。

    程燃也不知道,其實身處在那樣家庭的姜紅芍未來人生會是怎么樣,他們此刻相J的人生軌跡,最終又會走向何方。

    即便重生,卻已經不知道此刻往后人事未來如何變遷的程燃,其實發現橫亙在自己前方的,并不是一馬平川的坦途,而是宛如從井岡山到*般的崢嶸天塹。

    cq上面那跳動的音速小子圖標程大錘和笑口nv孩圖標的姜彈簧,也期望如他們圖標彈跳如心臟的搏動,一如既往的維系下去吧。

    聽得見彼此心在跳,就是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

    轉眼之間,十中迎來了開學季,只是在那天姜紅芍家吃飯到接下來開學的一個星期里,程燃時常約老姜出來玩,大半個寒假位于首都京城過春節的姜紅芍好像也似乎在彌補這段時間的缺失,程燃電話短信一約,她就傾城而至。

    所謂無裙子不春天。第一次約見面的時候老姜穿著一件淺藍Se百褶裙,小腿下面搭配著一雙白Se平底鞋,腳踝處還透著短棉襪口,上身的t恤外面罩著一件抵御春天蓉城寒氣束袖口的灰白Se運動外套,而老姜習慣把袖子挽起來,露出一段光潔的小臂,方便做事行動。

&

本章未完,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

浙江体彩飞鱼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