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驚雷 > 第九百零五章 找到了
    組織讓余驚鵲注意白川俊夫的消息。

    可是現在白川俊夫,應該還在來冰城的路上,具T什么時候來,怎么來,從什么地方來,都是機密。

    因為如果在半路可以截殺的話,不用等到冰城,軍統和組織都有可能動手。

    所以白川俊夫的消息,算得上高等機密,大家都沒有消息。

    既然沒有消息,余驚鵲也就沒有辦法去打聽,總不能直接跑到韓宸面前,去問這件事情吧。

    只能先從別的地方了解,或許才能在韓宸面前說,甚至是等到軍統行動,然后特務科注意到了軍統的異動,余驚鵲才有理由提起來這件事情。

    韓宸應該不會找余驚鵲負責這件事情,所以不可能主動和余驚鵲聊。

    道理很簡單,韓宸認為余驚鵲幫不上忙。

    確實如此。

    組織找余驚鵲,則是因為有軍統這方面,不然可能組織也不會將余驚鵲考慮在內。

    白川俊夫的事情,需要一個契機。
    余驚鵲不著急,慢慢等。

    坐在劍持拓海辦公室里面,余驚鵲喝著下面的人,給劍持拓海送來的好茶葉。

    余驚鵲笑著說道:“這還沒有開始辦滿月酒呢,這茶葉都喝上了?”

    以前是隊長的時候,劍持拓海的日子不好過,但是現在是G長了。

    身份不一樣,待遇不一樣,下面的人對劍持拓海的態度都不一樣了。

    “你想要,走的時候,拿一點。”劍持拓海心情不錯的說道。

    在蓮見久子生了之后,劍持拓海就不怎么兩頭跑了,而是回來好好上班。

    因為劍持拓海也知道,蔡望津帶著手下的人行動了一次。

    雖然看起來沒有什么重要的,可是劍持拓海也不想有意外的事情發生,所以覺得還是自己坐鎮特務科會好一點。

    “我不要,我哪里也有。”余驚鵲對這些茶葉可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余驚鵲轉而問道:“你夫人和孩子呢?”

    “明天就回家。”劍持拓海說道。

    明天就回家?

    余驚鵲嘆了口氣,看來自己這一次確實是找不到機會了。

    劍持拓海看著余驚鵲,想要從余驚鵲的臉上看出來一些端倪,但是卻什么都沒有發現。

    其實他也在觀察余驚鵲,想要知道余驚鵲有沒有趁著這一次機會,做些什么。

    兩人各懷鬼胎,聊來聊去。

    余驚鵲其實還想要問問,劍持拓海知道不知道白川俊夫的事情,因為白川俊夫的安全,應該是憲兵隊負責。

    雖然和劍持拓海有秘密,兩人關系不錯,只是這樣問的話,和韓宸這里是同樣的麻煩。

    看來還是需要等,不管在誰面前,都需要等一個契機,這個契機抓不到,或者抓不好,都是麻煩。

    隨意聊了J句,余驚鵲就離開了。

    劍持拓海一個人坐在辦公室里面,摸著下巴。

    他雖然懷疑余驚鵲會趁亂行動,可是這么長時間,劍持拓海并沒有任何發現。

    而且明天蓮見久子就會出院,到時候不管余驚鵲有沒有想法,都不可能行動了。

    因為蓮見久子,和孩子回家之后,劍持拓海就不擔心了。

    魚向海是不可能去劍持拓海家里的。

    如果魚向海去劍持拓海家里,他進不去門的,因為蓮見久子不認識魚向海。

    最重要的是,魚向海如果被人看到,劍持拓海就被魚向海害死了。

    所以這樣的情況下,魚向海是不可能過去的,他也關心劍持

本章未完,請翻開下方下一章繼續閱讀

浙江体彩飞鱼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