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成千一说成浩是去机场接?#35828;?#36335;上出的事,嘴角轻轻笑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和成千一说了一句。

    “成叔,我想跟你说件事情,你心里有个准备。”

    成千一听到柳乘风这话,心里突然咯噔一下。本来升起的一丝希望突然被浇了一盘凉水。颤颤巍巍的说。

    “说吧,我都准备一年多了。”

    听到成千一的语气,柳乘风急忙说。

    “成叔,你误会了。不是成浩的坏事。但具体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也不能确定。”

    柳乘风的话听得成千一一愣。什么意思?不是关于儿子的坏事,怎么后面还又来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着急的看着他说。

    “你这孩子,什么事就直接说,别勾的我的心难受。我可告诉你,我的心脏可不好。你这火山车式的谈话,我着办。”

    “哈哈哈。。。”

    柳乘风看着成一千笑了起来,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让他误会成成浩的生?#26469;?#20107;了。从兜里掏出四根烟分了一下说。

    “成叔。按照《华佗六经》里活死?#35828;?#35760;载,成浩哥的气息很可能和一个同样变成了活死?#35828;?#22899;孩子的气息在一起。如果找到,会同时找到两个。他们两个已经变成了一对鸳鸯。彼此相依为命。但是,女孩的气息最多坚持三天。三天之内必须找到她的身体。我是担心,成浩哥醒了之后,三天之内找不到女孩的身体,成浩哥会郁郁寡欢一辈子。”
    听到柳乘风的解释,成千一沉默了一会儿问。

    “有什么办法可以帮着找到女孩的身体吗?”

    “唯一的方法只能靠成浩哥醒了之后,记得多少女孩子的事情。”

    四人沉重的聊了一路,渐渐对成浩现在的状况放下了心。

    黑狮刚下车,朝着山上的密林不停的叫着。

    柳乘风从密林中隐约看到显出一座建筑的顶,像是一座塔。

    “成叔,这山里有什么建筑吗?”

    “那里是一座道观,叫云海观。道长我认识,号称纯一道长。上个月我朋友刚和他吃过饭,?#31508;?#36824;给我算了一卦。说我几年又贵人相助。姐夫师父,他说的贵人是不是你?”

    看着江江一副不着调的样子,柳乘风撇了撇嘴说。

    “是不是你的贵人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你要真是我徒弟,我一天能抽你八百遍。对了,你真想跟我学?”

    柳乘风的问话让江江心里一冷。这要是做了他徒弟,就冲刚才的话,哪有时间泡妞、玩。看了江。

    “我看你还是做我姐夫得了。做小舅子比作徒弟好。”

    黑狮和黑猫听到他的话,一起用鄙视的眼神看着他。没出息的男人。

    江小敏听到弟弟的话,冲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看着皱着眉头的柳乘风说。

    “从明天开始给他布置作?#25285;?#20320;走了我监督他。我还不信调教不出他老。”

    听到姐姐这话,江江想死的心都有了。

    四人沿着甬道来到道观门口。

    道观门口两颗郁郁葱葱的翠柏,上面系满了求愿的红绳。

    进?#35828;?#35266;,看着正在做着法事的香?#20572;?#26611;乘风笑着说。

    “这里香火挺旺。”

    “我听朋友说

本章未完,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

浙江体彩飞鱼和值
上一期彩票开什么号码是多少钱 彩票宝微信彩票 私彩广东11选5是骗局吗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 一定牛江苏快三 3d基本走势图 中彩网双色球首页 百度可以买彩票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走势图 燕赵20选5开奖结果 青海快三开奖信息 上海时时乐开奖06 体彩p5和尾走势图带连线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下载 多乐彩直播